知春资本王禹媚:虚拟人的行业空间取决于算力释放出的创造力

文章来源:互联网作者:小编发布时间:2022-03-02 17:39:02

Ready

出品 |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

文/一橙

2022年2月23日,网易科技频道年度策划“2022,请回答”大咖线上对话栏目第四期《2022,如何玩转“虚拟人”?》直播现场,小冰公司首席运营官、人工智能创造力实验室负责人徐元春、咪咕体育数智达人(MSC)工作室负责人王珊珊、知春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禹媚相继出席。

公开信息显示,知春资本持续地在web3.0方向布局,已成为在元宇宙领域出手最早最多的基金之一,投资了如Oasis绿洲、开黑啦、Vyou微你、ACE虚拟歌姬、Gemsouls、NXGen、RSS3、快音、JUMP等等一批致力于用算力解放创造力的企业。

王禹媚相信,虚拟人是探索元宇宙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要素,围绕着虚拟人可能产生的故事,可能产生的应用,可能带着大家一起去探索的人生,会是元宇宙的一个核心。“沿着虚拟人这条线去探索,对未来元宇宙的投资也好,还是寻找创业机会也好,都是不错的方向。”

启信宝数据显示,仅2021年国内新增虚拟人相关企业超6万家。进入2022年1月来,隔3-5天就有一家虚拟数字人公司宣布获得融资。元宇宙东风下,“虚拟人“领域迎来创业的最佳时机吗?

王禹媚认为,针对未来十年以上都希望要投身于这个行业的创业者而言,当下是一个最佳的创业时机。“但是在未来两三年内,商业变现的速度可能未必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快,所以要进入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一定要有长期信仰。”

以下为网易科技《2022请回答》第四期《2022,如何玩转“虚拟人”?》直播连麦知春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禹媚对话部分内容:

主持人:这两年虚拟人行业为什么突然火了,出现了哪些新变量?

王禹媚:我们内部其实就这个问题也讨论过,为什么现在虚拟人火了,我们觉得是由量变导致质变。一个量变的要素是,很多二次元理念的虚拟人已经耕耘了十几年了,培育出了很多原生态粉,就像初音未来、洛天依的粉丝。第一代原生态粉是慢慢被养成的,有一波人写,再有一波人制作工具,又有一波人贡献了自己的想象力和爱,还有一部分人贡献了持续的关注,这几波力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下,在BiliBili、抖音、快手持续的发展下,稳定的累积,这个量变堆到这里了。

第二个是有质变的要素。在过去这两三年内,一些所谓“偶像”塌房的速度太快了,使得虚拟人破次元的速度超出了大家的想象。比如有广告主就提到对于偶像代言最担心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突然曝出负面新闻,这会非常伤害品牌和用户体验,所以这些广告主们开始寻找虚拟人,认可虚拟人的商业价值了。

第三个,去年到今年,元宇宙是一个投资的新风口,因为移动互联网在2018年、2019年短视频达到了高潮之后,就一直没有特别明确的大浪花,所以很多人寄希望于web3.0也好,元宇宙也好,预估这是下一个规模性的浪潮。

主持人:在您看来虚拟人最大的商业价值体现在哪?行业空间有多大?

王禹媚:今天跟您说任何行业空间,可能都是瞎拍脑袋的。硬核的虚拟人未来的产值有多大,我们也不好说,但在这两三年内达到百亿是确定的,至于能不能走到千亿,到底会有多大的应用场景,还是个问号。

从长远来看,最重要的还是要解放虚拟人供给这一块。现阶段的供给还是中心化的供给,如果当这个供给变成去中心化的供给,可能商业模型才会无限化的放大,可能整个产值会超出现有的所有娱乐行业总的产值之和。

主持人:从投资人角度,虚拟人赛道大致分类是怎样的?各自的商业模式、变现路径有哪些区别?目前,我们能看到很多虚拟人变现途径是挣流量,然后去挣广告费,未来还有没有其它商业模式出现?

王禹媚:广告,流量费,流量变现,这其实是web2.0里最主要的商业模型。广告代言是变现速度最快的,但是这个天花板就比较有限。

我们探讨过有几类,一个to B服务类的领域可能也会有所突破。to C这块,用户未来或许可以直接的付费,会创造出越来越多的一些虚拟产品,比如一些小型的游戏,或者是一些歌曲,或者开虚拟的演唱会卖门票,这些都是我们觉得数字孪生式的商业模式下可探讨的。我们现在坐时光车回到2008年、2009年,你跟大家说未来网站上一年直播的收入会超过广告的收入,估计大家都不会信的。

主持人:现在投资领域有人在讨论,未来虚拟人可以代替带货主播,在您看来这件事是可以实现的吗?

王禹媚:我觉得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实现的。但这件事涉及到虚拟人人设的打造,人们去直播带货买东西,一定是基于彼此之间互相要信任。我们说直播是人跟人之间在最短的时间内现场化匹配效率最高的形成信任方式,所以直播带货才会成为一个非常普及的现象。但是虚拟人要如何获得大家的信任,他得有一个人设,并且拥有公信力,我相信会等到一天技术上进一步成熟后,带货是必然的。

主持人:因为虚拟人不会塌房?

王禹媚:不一定。如果虚拟人背后的主运营方世界观体系和这个世界的主世界观体系发生了一些偏差,我觉得也是有可能会塌房。

主持人:虚拟人赛道的另一部分玩家是做to B的,帮助企业、平台定制虚拟人。但to B模式下,对于虚拟人的技术要求更高,创作成本也更高,失败的几率大,是否短时期内很难取得大规模的进展?

王禹媚:客观来讲,我们目前投的都是to C为主,因为现在虚拟人还处在一个比较早期的状态,更多的是数据收集和对模型的打磨,整个商业模型还处在探索期。对于to B,我们从逻辑层面去推演应该是成立的,也有人在做。可是一般to B的商业模型,在探讨确定性上会大于to C,但是在天花板和爆发性上,就不是那么好说。所以在现阶段我们现在投的to C或者是to C工具,或者to C直接的应用等方向会比较多。未来我们也希望能找到一些不错的to B项目。

主持人:能不能聊一聊虚拟人和元宇宙之间的关系。现在有很多人将虚拟人形容为进入元宇宙的门票,我们应该怎么去看待虚拟人和元宇宙之间的一些联系呢?

王禹媚:虚拟人肯定是元宇宙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要素,是现阶段我们确定一定会是虚拟世界所需要的一个要素。虚拟人以及围绕着虚拟人可能产生的故事,可能产生的应用,可能带着大家一起去探索的人生,会是元宇宙的一个核心,沿着虚拟人这条线往下走,肯定是对未来元宇宙的投资也好,还是寻找创业机会也好,去探索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主持人:启信宝数据显示,仅2021年国内新增虚拟人相关企业超6万家。进入2022年1月来,隔3-5天就有一家虚拟数字人公司宣布获得融资。元宇宙东风下,“虚拟人“领域迎来了创业的最佳时机吗?

王禹媚:从我们角度来看,如果希望未来十年以上都要投身于这个行业的,当下是一个最佳的创业时机。但是在未来两三年内,商业变现的速度可能未必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快。所以要进入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一定要有长期的一个信仰。

主持人:百度、腾讯、字节、阿里等大厂入局,更让虚拟数字人赛道热到不行,从投资角度看,互联网大厂去做虚拟人布局,对初创企业来说,有哪些影响? 初创公司成功以卵击石的可能性又能有多大呢?

王禹媚:第一,我觉得未来顶级的虚拟人应用一定是初创公司做出来的。因为大厂他们是既有世界观和价值观上的体现,他们想到的都是现有大数据的总结,大厂做出的虚拟人一定是归纳做出来的虚拟人,不是一个最具创造性的虚拟人。

最具创造性的一定是创业公司做出来的,所以我觉得创业者不要害怕说大厂是不是奠定了我们的天花板?不!大厂他们从决策到创造都是中心化的,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中心化的东西,最大的一个特点会是扼杀创造力,就是规避风险。所以我非常坚定的一个观点,顶级的、突破性的虚拟人,一定不会出现在这几个大厂之中。

主持人:他们是抱着目的去做创新,做这件事出发的底层逻辑是不一样的?

王禹媚:对,大厂还在web2.0时代。因为我们今天讨论的元宇宙也好,虚拟人也好,整个互联网在往web3.0去发展,这是确定的,是不可逆的方向。而web3.0相对的肯定,绝不是像现在大厂这样的流量垄断。

现在这一波大厂的发展逻辑都是这样的,我创造了一个顶级的工具,这个顶级的工具让大家都用得很舒服,都爱用它创造内容,然后产生了流量,这些流量又集中在大厂手上,重新分发。所以整个web2.0的故事就是一个抢夺流量分发权的故事,所以你得先有平台把流量收集起来,再有机会把流量分发出去,谁抢夺到流量的分发权谁就抢夺了流量的定价权。这里面一定有一部分是被剥削的,被剥削的人就是长尾的流量创作者,而头部的流量创作者和平台是共同分享这杯羹,马太效应是在加剧的。

所以,我认为虚拟人也好,元宇宙也好,这一批创业者一定要对自己未来有信心。web2.0的最终玩法是流量的顶级垄断,是对创造力的一种扼杀,如果一直这样滚下去,人类的艺术和创造将无法进展。所以我觉得整个元宇宙和web3.0未来最大的机会,是要算力解放创造力,就是要一定程度上打破这种流量的马太效应。所以要抓住这样的机会,找一个虚拟人来表达心中共同的情愫,表达心中共同的状态,让彼此之间感觉不到孤独,就会形成彼此之间的黏结,而整个互联网的伟大在于黏结产生了价值,而黏结的方式在web3.0会围绕着虚拟人发生不一样的变化。

主持人:如果想要在虚拟人的赛道上出圈,想要跑的出来,需要具备的核心能力有哪些?

王禹媚:现阶段虚拟人和元宇宙才刚刚起步,首先我们会去看,这个公司他是不是破釜沉舟的想在这个领域里面至少干五年,甚至十年以上。如果你抱着未来十年相信这是世界发展的主趋势,愿意专心做十年以上,我觉得这是一个前提。所以,我们首先会花非常多的时间,去跟创始人沟通,看他是不是在这有这样顶级的决心和信仰。

第二个,我们希望发现身上有技术和艺术结合的一种气质,我们叫科学家的艺术家气质。他未必自己一定是学科学出身,而是说他有科学信仰,对所有技术进步最前沿的变化是敏感的,愿意来把技术的杠杆用到极致。同时,他对艺术的价值、差异化的价值是无比认可和尊重的。在元宇宙世界里面,要创造一个小宇宙,他一定是技术和艺术的顶级结合。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我想用web2.0的逻辑来跟您请教一个问题。我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经历的百团大战也好,社区团购风口也好,浪潮来临时很多人蜂拥而至时,但浪潮褪去也一定有人趴在沙滩上。我们很想知道,未来两到三年,我们会不会迎来第一批虚拟人初创公司的死亡潮呢?他们的更迭淘汰速度,可不可以用web2.0的逻辑进行推导?

王禹媚:首先,这看如何定义虚拟人的死和活。我们喜欢先定义清楚问题,再回答问题,不然可能问题和答案都是似是而非的。我记得有一个电影叫《寻梦环游记》,他讲真正的死亡是所有人对他的遗忘。我觉得虚拟人的死亡也是所有人遗忘,哪怕他的主支持团队还把那个应用挂在上面,但没有用户用他,可能就是挂掉了。所以今年到明年,今年可能还会有蜂拥的各种形象出来,到目前为止,客观来讲,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虚拟人的杀手级应用出现。

在这几年,如果跳出了杀手级应用之后,可能会有一批公司真正地死掉,在没有证伪之前,只要资本往里涌,只要还有企业在不停地做,可能也不好说是不是能看到规模性的死亡。

End
复制本文链接 资讯文章为本游戏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热门游戏 MORE+
相关资讯 MORE+
最新录入
热门资讯
新软新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