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大遇害留学生母亲追悼会致辞(遇害留学生父母出席悼念活动)

6月11日,在芝加哥大学的“战地”橄榄球场中,正在举办该校博士生的毕业典礼。

芝大经济学教授何治国身着紫色学者服走上讲台,他要在毕业典礼上颁发一个特殊的学位,他说道:“我要为一个特殊的毕业生颁发博士学位,他拥有着其专业领域的丰富知识,理所应当被准许博士毕业。我们无法再为一个逝去的年轻生命多做些什么,但一定保证让他永久地成为芝加哥大学的一员。”

含泪的毕业典礼:芝大为遇害的中国留学生追授博士学位

 

何治国教授所纪念的这位学生,就是在今年一月份芝加哥枪击案中不幸身亡的30岁中国博士生范轶然。他已在芝大读了四年博士,原本计划今年提交博士论文,如果顺利的话明年就能毕业。可这个昂扬向上的年轻人,却被一名黑人凶犯随机枪杀。

范轶然,从北京到芝加哥的学霸之路

学霸这个词,就是给范轶然定制的。

范轶然在高中时就读的是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这是北京传统的十所金牌高中之一,该校学生的目标不是“上大学”,而是上著名大学,该校学生考入清华、北大的比例高达26%!也就是说,每四名学生中就有一个人上了清北。

顺道说一句,北师大实验附中国际部也是全国最牛的“国际部”,没有之一,80%的学生都能拿到美国Top30的录取通知书,就连哈佛有时在该校同一届都能录取好几个人。

在这样的高中平台加持下,范轶然通过自主招生就进入了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攻读金融专业。本科毕业之后,他又前往英国剑桥大学读金融工程学硕士,并在2014年拿到硕士学位。

北大的本科,加上剑桥的硕士,这样的豪华学历递给任何一家金融企业都极具竞争力。如果想走学术道路,他可以继续攻读博士,不夸张地说,如果再拿一个名校金融博士学位,范轶然可以在国内的大学里挑选教职。一位知情人的留言也证明了这一点,她说范轶然在硕士读完后放弃金融工作的机会,一直努力终于申请到了芝加哥大学的博士项目,他的梦想就是将来回到母校北大当老师。

2017年,范轶然被芝加哥大学录取,他读的是商学院和经济学院合办的一个联合博士项目,该项目的博士生按照教学计划可以四年就毕业。

含泪的毕业典礼:芝大为遇害的中国留学生追授博士学位

 

一般来说,本科生能不能顺利毕业,全靠自己修学分;而博士能不能顺利毕业,则全看导师。有博士生曾戏称,想按期毕业,能力太差或能力太强都不行,能力不够没法给研究做贡献,没用的员工谁都不想要;而能力太强的话只有你能出成果,老板绝对不愿意轻易放你走。这种现象在强调科研的理工领域更加明显。

一个美国博士生毕业率调查显示,一个男性博士生能在10年内顺利毕业的比例是58%,也就是说,10个人中就有4个人是毕不了业的。

读一个博士可谓“过五关斩六将”,人们对于博士们的“两耳不闻窗外事”多有戏谑,可只有真正了解他们修炼过程的人才知道,每一个真才实学的博士都是人类文明的精华。

在范轶然的网盘中,还躺着一篇尚未完成的博士论文。这篇论文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研究基础上,提出了增强个人贷款决策过程透明度,以降低个体不良贷款可能带来整个银行系统金融风险的可能性。

何治国教授作为范轶然的指导老师,和另外三位指导教授一起完善了该论文,并在3月份的一次校内学术研讨会上,代表范轶然向所有芝大在读博士生发表了这篇论文。

芝大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汉森教授说:“范轶然所建立的风险监控模型,能帮助金融机构更好地规避潜在的风险。”这位69岁的诺奖学者,亲自参与了这篇论文的完善与修订。

最终,这篇范轶然署名的65页学术论文《流动性担忧下的银行资产与负债管理的相互作用》,将在《政治经济学刊》上正式发表。同时,芝大还将以范轶然的名字设立两项研究基金。

含泪的毕业典礼:芝大为遇害的中国留学生追授博士学位

 

黑人凶手:周六下午在芝加哥随机行凶

芝加哥,美国第三大城市,城区紧邻密歇根湖,这座城市有大名鼎鼎的芝加哥公牛队,更有芝加哥大学、西北大学、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等名校。如果只看这些,人们会以为这是一所光鲜亮丽的大都会,其实芝加哥还有另外一个绰号:犯罪之城。

黑人多的地方犯罪率就高。这句话在美国属于“种族主义”语言,每个人心里都明白但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这就是近年来盛行美国的政治正确主义。

芝加哥的黑人占比高达38.6%,西班牙裔占19.6%,这58.2%的人群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芝加哥的黑人社区集中在城市南部,这里就成了枪杀、毒品交易、黑帮、抢劫的试验场。被国内一些先锋爱好者推崇的涂鸦“艺术”,其实就是黑人帮派为了标识自己的地盘而喷上帮派标志的行为,敢越界做“生意”的其他帮派面临的就是枪子儿。

含泪的毕业典礼:芝大为遇害的中国留学生追授博士学位

 

2019年,芝加哥选出了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女市长,她还公开宣称自己是同性恋。黑人、女性、同性恋,这三个贵如黄金的资质让她在民主党铁片区芝加哥一战成名,她的成功也让黑人社区欢欣不已。2020年弗洛伊德事件之后,以白人警察为主体的芝加哥警局面临着巨大的舆论压力,黑人社区更加跃跃欲试,8月起,该市黑人在高档购物区打砸奢侈品店抢劫商品,似乎只有蔻驰手袋和欧米伽手表才能抚平种族愤怒。时任总统宣称要派联邦部队前往芝加哥镇暴,女市长斥责他故意抹黑,最后她也不得不宣布全面实施宵禁。

含泪的毕业典礼:芝大为遇害的中国留学生追授博士学位

 

芝加哥大学,恰恰位于南部的黑人社区中心地带,除了东面紧挨密歇根湖外,另外三面都是传统的帮派“战区”。

杀害范轶然博士的凶手就是一名32岁的黑人南丁格尔。

南丁格尔是个惯犯,他从16岁开始就罪案累累,他多次因非法携带枪支、贩卖毒品、家庭暴力被捕,在最近的2018年的犯罪记录中,他又因为危险驾驶罪被捕。

如果将其称为“潜在罪犯”一点也不为过,即便已经有了多次被捕记录,南丁格尔依然在其社交媒体上发布多个视频说,他正在寻找杀人对象,甚至还将镜头对准了一个坐在车里的陌生男子,说可能就是这个家伙。

含泪的毕业典礼:芝大为遇害的中国留学生追授博士学位

 

1月10日周六下午,南丁格尔带枪来到了雷根公园公寓。这个公寓离芝加哥大学只有2公里,紧邻海边,楼下就有一座休闲公园,对于芝大的学者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住处。

当时,范轶然正开车停在公寓的停车楼里,下午1:50分,南丁格尔来到停车场行凶。根据警方事后调查显示,南丁格尔根本不认识范轶然,罪犯声称自己是“随机选人”。

含泪的毕业典礼:芝大为遇害的中国留学生追授博士学位

 

随后,罪犯前往北边的一栋公寓楼内,在公寓大堂内枪杀了两名女性,其中一位被害者是在公寓里工作的46岁黑人女性,另一个77岁。罪犯抢了一辆车,在一个便利店枪杀了一个20岁的店员,并枪击了一个81岁的老妇人。

罪犯继续驱车前进,又击伤了一名15岁女孩,随后劫持了一名妇女,最后在逃跑途中被警方击毙。

警方将南丁格尔称为“毫无人性的凶手”,面对这起大屠杀,黑人社区却出奇地保持了沉默。凶手的母亲在接受采访时说:“他饱受精神疾病的折磨。”

人身安全,远远比学业和金钱更加重要

我不忍心再将发生在留学生身上的惨剧再重复一遍了,对于出国在外的学生们来说,安全远比天高。下面这些用生命换来的建议,请你一定要听一听。

1.远离黑人和拉丁裔社区。黑人和拉丁裔聚集的地区,大多是犯罪案件的多发地,这些连本地人都不敢轻易造访的地方,一个留学生更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不要相信那些“黑人都是我们亲兄弟”、“穷人更善良”那些鬼话,贫穷是犯罪的最大诱因。这个建议曾被不少人斥责为种族主义,但我发现,骂我最凶的人自己也从来不去黑人社区交朋友。留学生们,不要为他人的伪善牺牲自己的安全。

含泪的毕业典礼:芝大为遇害的中国留学生追授博士学位

 

2.住校是首选,租房需谨慎。在校内住宿的安全性最高,但许多大学宿舍资源有限,学生们也因为经济、社交的压力不得不选择校外租房,这时候就要尽可能选择远离黑人社区、离学校最近、安保条件最好的房子。以南加大为例,北边就是安全区,西边就是墨西哥社区,千万不能到那里租房。

3.坚决不能夜归。留学生遇到的绝大部分凶案都发生在夜间,到了晚上即便是校园内也不安全,原本起到震慑作用的校园摄像头在夜间没有太大作用。凌晨更是“犯罪节点”,这跟开不开车没有任何关系。有人因为赶作业、做实验、或者出去玩才晚归,要知道,课程可以重修、金钱可以再赚,生命只有一次。

含泪的毕业典礼:芝大为遇害的中国留学生追授博士学位

 

4.远离主动搭讪的陌生人。老话说得好,主动搭讪非奸即盗。在网络社交流行的当下,陌生人搭讪反而成了时尚,其危险性却常常被人忽视。初到异国,留学生往往对外国人有着天真的想象,他们往往把国内遇到的敬业外教、影视剧中的帅气主角光环加到所有外国人身上。事实上,人性之恶是不分种族和国籍的,地球上哪里都能藏污纳垢,遇到主动搭讪的人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敬而远之。

5.远离无效社交,校友和教授是最大的财富。有人说,照这个建议,岂不是要成了一个关在象牙塔里的井底之蛙了吗,花了那么多学费却不能见识一下花花世界,岂不是太可惜了。有人在出国之前往往被灌输这样的社交理念:认识越多人越好,朋友多了走遍天下。这样的无效社交理念危害了许多年轻人,其实“朋友贵精不贵多”,如果在留学阶段能和同级的校友、教授这样的精英人群建立起联络、甚至成为朋友,这会是一生受用的宝贵财富,其重要性远远大于你认识的那些所谓“三教九流”。如果在无效社交过程中还认识了不走正路的所谓朋友,到时损失的可不止是时间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留学生的父母们在疫情期间花高价机票接孩子回国,他们日夜不眠操心着孩子的安全,还要顶着“回国投毒”这样下流言论,只有在接到孩子“已平安落地”的电话时,他们才终于能安心睡上一觉。

出国留学,安全大于一切。和生命比起来,学业与金钱不值一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