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区块链总经理顾费勇:星球区块链始终坚持内容为王

文章来源:互联网作者:小编发布时间:2022-03-07 20:11:23

Ready

2022年3月3日,网易科技频道年度策划“2022,请回答”大咖线上对话栏目第五期《2022,该不该为数字藏品买单?》正式开启。视频号直播现场,洛可可创始人、潮宇宙艺术家贾伟,网易区块链事业部总经理顾费勇、红洞科技创始人兼CEO张贝龙,加密艺术家、作者画廊艺术家马晟哲四位大咖先后登场。咖菲科技创始人石岚、网易科技主编宁琦同步连麦主持。

直播现场,顾费勇指出当下的数字藏品的市场竞争并不是一片红海,也不是全民竞赛。数字藏品作为网易星球区块链业务组成部分,星球区块链始终坚持内容为王,以内容促进整体生态打造,而非以平台破局。

面对当下数字藏品依托的众多联盟链,顾费勇认为,未来各大平台实现跨链的可能性很大。当下的联盟链,正如以前的Internet,互联互通将会是未来的大趋势,总归会有打通的一天。以用户为中心做数字收藏,带给用门更好的一种体验,跨链的场景不会只仅限于网易、蚂蚁等等场景。对此,网易始终是保持一个开放的态度。但就当下而言,因为需求场景的不足,各大平台实现跨链还需要时间。

谈及数字藏品与企业品牌的链接话题,顾费勇指出数字藏品是一种工具,是一种运营的营销手段。如何运用数字藏品与用户链接、这样更好地吸纳用户,是企业面对数字藏品的热潮时,运用好数字藏品这把“刀”的关键。此外,就数字藏品品牌团队的整体搭建、品牌运营、以及设计层面,顾费勇提出年轻化是行业的趋势所在。

以下为网易科技《2022请回答》第五期《2022,该不该为数字藏品买单?》直播连麦顾费勇对话部分内容:

石岚:网易是中国最早入场布局区块链的互联网大厂,最近几年网易星球区块链做了区块链的版权、凭证、数字藏品、分布式数字身份等很多应用,发展得非常迅速。您作为网易区块链的总经理,您觉得区块链技术对数字藏品意味着什么,数字藏品在网易区块链的布局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顾费勇:区块链确权,或者换个角度来说,区块链技术、数字藏品或者整个数字艺术它都很难蓬勃地发展起来,它缺少一个能让它成为有价值的资产的基石。数字藏品这块业务我们这么看的。我们说数字艺术差一块基石,在现代艺术的一个起步阶段,所以我们也非常希望在这里做一些布局,希望能做出很好的一些内容和玩法,也是为了下一步更好和元宇宙实现对接。

宁琦:很多公司都在介入数字藏品,不只是咱们网易,可能还有阿里、腾讯、京东他们可能都在布局。那么,网易在数字藏品这场全民竞赛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我们的核心优势在哪?

顾费勇:我们还是主要做内容而不是做平台。如果数字藏品真是全民竞赛,40多家都在里面,我们是绝对不会进去的。这恰恰说明这个市场肯定是有限的。我觉得这种事没什么可做的。要么就是说商业模式很成熟,就是一片红海,大家撕杀。商业模式如果不成熟,大家都在里面就是内卷了,意义不大。我从头到尾是一直反对做平台这个事,我也从来没说过网易星球的数字藏品是在做一个平台。今天主题是做数字藏品,其实我们从产品的逻辑来分析,所有的数字藏品就是两类,一类是艺术,一类是数字周边。就是说,能不能在数字藏品这个行业刚刚兴起的时候,我们希望是更好做一个内容布局的方式。我们希望创造更好的一个内容,我们网易的数字藏品,其实我看到很多的品牌都是以电商的逻辑在做数字藏品。不能说这个不对,但是我觉得现在并不适合现在这个市场,因为电商逻辑,一般都是用于需求供需平衡,在供需平衡的基础上去减少信息差,一般是这么来做的。但是刚才也提到了,这是一个非常新的市场,非常新的一批用户,非常新的一些创作者,在这个市场上,供需是不可能平衡的,所以我们也不认为电商的逻辑做数字藏品市场,现在阶段是不合适的。我们更希望做出更好的内容布局。刚说到数字艺术和数字周边两块,我们和对方共同建设一种更好的数字藏品的玩法,真正做出一些收藏来,包括和藏家一起,这是我们现在想做的事情。

石岚:网易做内容一直是非常有竞争力的,大家有这么一句话说,网易出品必属精品。我们很期待您在数字藏品这个领域能给我们做出更多数字藏品的精品。有一个问题,我们的观众朋友们都非常关注:您刚才讲到数字藏品是用来做虚拟资产确权的,确权的价值就是在于资产的所有权是归属于谁,非常重要。元宇宙有了确权这个功能,才能建设元宇宙这个虚拟世界的一个经济系统。那么,当下这个数字藏品的确权到底是怎么界定的,能不能用比较通俗的语言跟我们来解释一下?如果未来数字藏品这个资产所属权它发生变化了,会多少程度来影响当下的数字藏品市场?

顾费勇:现在的确权其实大家都是以联盟链的一个形式,通过区块链的技术,有不可篡改性。这个不可篡改是你要整改的成本比较高,篡改必留痕。像我们网易的联盟链也是有很多这样的节点加入,你想篡改,你要改很多数据,这个事你想不留痕迹是难度比较大。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确保资产的所有权,这个是可以的。但是我还是觉得,现在还是行业早期,大家都知道,里面其实用了一个叫NFT的技术。我是做技术出身的,对这块整体的技术逻辑来讲,它首先是一个ID,再是这样一个内容,接下来是一个权益。这个权益现在我觉得大家还做得不够完善。网易我们现在做的一个区块链的版权类系统,版权是很大,一个作品的一个使用权,转让权,收益权,其实都是版权。我们也很希望把NFT和版权做一个很好的结合。大家不仅仅是交易的图片以及技术的确权,更希望把它上升到一个被法律认可的授权的一种所有权,让大家的共识更加完善一点。

因为现有的共识模式,它诞生于加固权。大家都是认的。但是现在中国,大家都说中国其实没有这个产品。在这个情况下,这种共识单纯仅仅是技术共识,而不是商品,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尝试把它共识的,除了技术共识之外,还希望加入法律的共识,让它能够做得更完善。

宁琦:评论区的一位网友提问:未来的联盟链会不会支持跨链?

顾费勇:我觉得跨链的这个可能性有很大。因为现在跨链,我实话说,跨链没有足够的需求场景。但是我相信未来一定会出现。像我们网易也在做元宇宙场景。我们网易有瑶台,包括我们自己星球也在建数字藏品馆,就是说能够把数字藏品很好做出一个收藏感。但是,数字藏品在网易的区块链上发或者是在其他的链上发,本质来说不同的链上不会有特别大的区别,这个都是归属于数字资产。理论上都是可以去放在区块链上的。一种就是说不同联盟链上实行跨链,还有一种就是还得支持多链,几种做法都有。其实现在的联盟链,我觉得有点像以前的Internet,将来的互联互通、元宇宙有可能变成Internet,是这么一个概念。我觉得总归还是会有打通的那一天,这样场景不会只仅限于网易、蚂蚁等等场景,更多是以用户为中心做数字收藏,更好的一种体验。

石岚:其实作为用户的角度,肯定希望我在不同的市场和品牌买到的数字藏品,或者领到的数字藏品是可以打通的。我可以把我的数字资产挪来挪去,我买了一件元宇宙的衣服,我今天穿到演唱会去,明天另外一个链上的什么活动,我也想穿。所以对于一个用户来说,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打通的。

顾费勇:对,我们网易始终是保持一个开放的态度。对元宇宙来说必须保持一个开放性,按封闭式的方式来做,我觉得早晚会被时代淘汰。

宁琦:除了元宇宙虚拟世界的经济系统之外,数字藏品它是否有其他的附加价值,对于企业的发展来说会不会带来一些额外的价值?尤其是对于品牌建设这一块来说,他会不会通过这个来增强自身的品牌力?

顾费勇:作为一个产品人来说,这个问题我的理解数字藏品是一种工具,是一种运营的营销手段,就是说你打仗用把刀。但关键是,企业怎么来用这把刀?为什么现在大家极度依赖于NFT,依赖于数字藏品,这说明企业的内功还不足够。现在谁事先能用好这个工具,这个也是需要整个行业各种参与者一起告诉大家这些数字藏品怎么来用,怎么和用户做连接,怎么样更好让用户能接受这个市场的用户。从国外来看,像阿迪、LV都发了很多数字藏品,其实和国内的数字藏品本身的逻辑是比较像。

我举阿迪为例。阿迪数字藏品做得非常时尚化,在整个数字藏品这个世界,它的艺术氛围会更加跟原有的不太一样。这里面有一个设计师艺术家的区别。这里面是一种,我觉得可以做出一种新的奢侈理念。像阿迪的品牌本身比较大,但是它的数字藏品还是要跟头部的品牌做联动。去做更好的设计,让更多年轻人去接受这种新的设计,新的品牌被认可。我觉得品牌要去做数字藏品,不要仅仅眼睛只着眼于工具,更多是说你用了数字藏品之后,接触的是客户,新的一些不同的客户,不同品位,喜欢不同喜好的一种新的客户,和你原有的客户群体是不同的。你如何能更好用这种新的工具,新的技术来服务新的客户,这个客户大概率都是年轻人,可能比较追求一些时尚,酷的东西,有可能做出让他们更满意的产品,我觉得这个是品牌建设更加要去关注的一个点。

石岚:我这里看到评论区有很多朋友在问网易星球会向什么方向发展,您能不能透露一下?

顾费勇:网易星球我们未来是希望往元宇宙的方向去发展,包括现在在做数字身份,NFT,都是现在元宇宙的入口和应用层面做一些拓展。也非常感谢网易星球的用户长期以来的支持。后面还是会有新的不同的,我现在肯定还不能说新的产品,还不完善,但是我们还在不断地往前走,去做元宇宙的探索,但是我们一定会做对用户有价值的产品这样一条思路去做,不会单纯搞一些没有意义的炒作,这个是我们秉持的一个价值观。

宁琦:网友追问,做内容和做平台到底有什么区别?

顾费勇:做平台就相当于我搭个卖场,联系买家和卖家,买家上门送货,卖家来买货,我就收租——是这么一个模式。现在的平台,包括像淘宝这个大平台也是这样。做内容是说供需平衡的逻辑不一样。在一个供需不平衡的市场上,更多是做好的内容。做内容的就好像逻辑思维,罗胖的《得到》,他就是做内容的,他所有的主营的逻辑就是他核心,也不是平台起家。现在大家虽然认为他是一个知识付费平台,但是他核心还是在做内容,以做更好的内容来吸引客户。这个时代我觉得还是内容为王,你有好的内容,更加获得用户信赖,平台的这个逻辑也是受国家的反垄断打击,我觉得也不好走。网易本身也是做内容为主。

石岚:谢谢。其实我自己是一个数字藏品领域的创业者和从业者,尤其是跟品牌的合作。在中国的市场上,我们觉得数字藏品更多的应用场景,最好是跟实体经济去结合。数字藏品跟品牌的连接,能不能请顾总跟我们分享一下?

顾费勇:我们最近和很多的品牌,包括严选那块,包括我们的工作室做了很多的品牌连接。数字藏品非常火,但是该怎么用都不知道,包括该怎么设计,怎么样服务好用户。其实我们现在真的还蛮累的,也蛮重的。另外就是了解用户怎么使用场景,帮助做协调设计,以及做运营来确保市场的活动,达到一个很好的预期效果。同时我们也比较开放,不会只在品牌方在我们品牌用,更多完全也可以在他自己各自的线下渠道,线下展会。我觉得数字藏品更好的还是对这个品牌的认知的用户,而不仅仅是说在一个集中式的平台。集中式的平台上面的人都不知道那个品牌,或者说对你这个品牌没有认知度,这样其实是很难做到品牌化。像我们商鞅工作室他们做冰雪奇缘,做出来的数字藏品会在冰雪奇缘的线下发放,跟他的活动做联动。和他工作品牌的运营节奏配合在一起,这样我觉得能够真正发挥的是商品价值。

宁琦:数字藏品的品牌建设方案,到底应该怎么落地,怎么规划组成?有没有比较好的,整套的方案给我们大家分享。

顾费勇:我们是有一套,SOP的标准化的运营流程,先从雪球收集,品牌的元素收集,来协同设计,运营方案,用户的调研,再做线上化,线上线下的设计,设计流程测试等一套流程,来完成整套最后的复盘各数据分析,完成一整套品牌的市场标准化的运作。

石岚:我们咖菲科技在中国数字藏品领域跟品牌合作也比较多,发现非常有意思的共同规律:就是所有的品牌,不管他是卖几块钱的饼干,还是卖上百万的跑车,有一个共通的特点是都非常想吸引年轻人,尤其是我们被称为Z时代的这些年轻人。我也想请教一下顾总,您觉得品牌在做数字藏品,想吸引年轻人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点,或者您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

顾费勇:我首先建议做这个事情,比如说景德镇。景德镇是一个非常历史悠久的地域,景德镇这边的县长和博物馆的馆长在聊,他们也是非常希望能够把他们的品牌,虽然它虽然很有名,但是很多年轻人不一定能理解和接受,所以在这里面要创新。但是创新怎么创?我们了解下来,首先第一点,你让一个50、60岁的老人家做一个年轻的方案,这是不容易的。

我们现在团队,倾向于找相对来说不是很年轻,20、30岁的年轻人,达成一个一致性的理解。年轻人的一些用词,理解,这个事情我觉得很难改变,首先我觉得还是真的要做这个事情,需要一个独立的团队,首先这个团队要更加年轻,我们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来操刀做运营的,很多都是非常年轻的,刚刚毕业的或者是大学生,他们更加理解年轻人要做什么,更加知道年轻人的时尚元素是什么,我觉得这点要从团队上下功夫,让团队要优化,了解年轻人的喜好,不能因为个人的喜好,比如说领导的喜好一巴掌拍死这样是不行的。但是这个设计感要更加要契合年轻人,符合年轻人的范儿,有年轻人范儿的设计才能得到用户的认同。包括跟一些时尚的元素去做一些联结联动都是比较好的选择。比如说谷爱凌比较火,年轻人比较喜欢等等。要把团队、品牌、设计不断地做得年轻化。

宁琦:刚刚咱们提到品牌建设,品牌的打造到底是依赖于一个比较成熟的数字场景的IP,还是依赖于一个更为成熟的数字藏品的平台?

顾费勇:这个东西,你首先要理解品牌的本质是什么。有些人可能会认为品牌是叭啦叭啦说一大堆,我是元宇宙时尚品牌,时尚的引领者,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品牌的定位不是你叭啦叭啦是什么东西,而是你在用户心中是个什么东西。有一些品牌,像拼多多大家都知道,上面能买到便宜的东西,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用说了,我就是便宜就行了,像微信就是聊天,微信是熟人聊天,就是我跟朋友去聊天的。QQ最近又复活了,为什么QQ复活?有的时候也要去深度理解一下,就是不希望被爸妈所关注到他的朋友圈。包括品牌,不是你觉得是什么,而是说你的用户觉得是什么。

这是用户心理之锚。平台这个事,我觉得是不太重要的,要么是这个平台有很高的调性,比如说暴雪人出品必属精品,这是在用户心中的一个锚定,暴雪的游戏都是好游戏,暴雪这样的平台去经营它,保证每一个游戏都好,那也是一种平台的建设。还有一种就是你自己的品牌,但是现在来说,我觉得很难有这样的平台出来,这条路我不太觉得能走得通,现在的平台能够有一个一以而终的调性去做,得要像艺术馆那样去经营才行,我要保持住自己的调性、品格、逼格。还有就是一个品牌要不断去打磨,包括去调整你的设计,让年轻人更加接受和玩在一起,让他知道你在他的心目中是什么。

石岚:在海外的NFT品牌也有不同的定位,如果一个品牌要想打造品牌的调性,必须在运营上花很大的功夫。那对于每一个品牌来说,为什么我们觉得数字藏品是一个好的工具?就是因为它本身是代表了一种前沿、时尚、科技、环保,和现在热门的这些概念,不管是元宇宙、碳中和,或者是新消费的场景也都连接在一起,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确实觉得数字藏品会帮助品牌成为他们工具库或者武器库里的一种新工具和新武器。

顾费勇:没错。技术就是一种新的工具,AR、VR其实一样的,就是看你怎么用好它,你跟新的用户、年轻人用户群体来去做连接,刀用的好不好还是看内功的。

End
复制本文链接 资讯文章为本游戏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热门游戏 MORE+
相关资讯 MORE+
最新录入
热门资讯
新软新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