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关肉夹馍集体商标疑成敛财工具(最新详情逐步分析曝光)

前几天,逍遥镇胡辣汤事件刚开始,就曾发表过一些观点。这两天,潼关肉夹馍又加入进来,一时间,网络关于此类事件的讨论甚嚣尘上。

我们要知道,潼关肉夹馍、逍遥镇胡辣汤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其中,逍遥镇胡辣汤还在今年入选了第五批国家级非遗项目。两者都是非遗名小吃。

目前来看,网络舆情几乎一边倒地同情商户,谴责协会,甚至称之为恶意诉讼、敲诈。也有网友质疑为何地名能注册商标?我也去注册个烩面、拉面、热干面、北京、重庆、中国、地球,就能发家致富了,行不行?如果大家想把这个事情搞清楚,请往下看,字数有点多,不过只要你认真看,肯定能看懂,可以为你释疑解惑!

潼关肉夹馍集体商标疑成敛财工具(最新详情逐步分析曝光)

一、事件中的商标法律问题

1.非遗符号商标注册问题

公众评论中,有许多对非遗名小吃涉及地名商标注册质疑的声音,反映出大家对商标制度的不了解。我国商标法第十条对地名注册商标有明确规定,即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

笔者检索了事件中涉及的商标,其中,第3436143号“逍遥镇”商标,注册人为西华县逍遥镇胡辣汤协会,注册在第29类食品上,属于普通商标。第4664367号“逍遥镇”图文商标注册在第43类上(包含快餐馆、饭店),也是该协会注册的普通商标。这两件商标作为镇名可以注册。与此不同的是,潼关是县名,“潼关肉夹馍”按理说不应获准注册,但“潼关肉夹馍”是潼关肉夹馍协会以集体商标获准注册的,符合法律规定。不过,“潼关肉夹馍”在第43类上并无已注册成功的商标,其第14369120号商标是第30类方便食品上的,不包括经营快餐馆、饭店服务

还得补充一点:逍遥镇商标并非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或集体商标。而“潼关肉夹馍”注册的是地理标志集体商标地理标志是表明其产品系来自国内某一特定地区,其品质与该地域的气候、地理环境等因素具有紧密联系的一种标识,获得地理标志产品认证需要经过国家相关部委的审查与批准,且可以将地理标志进一步申请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或集体商标(特别说明:地理标志本身不是商标,但可以注册为证明商标或集体商标)。这两种商标都属于群体性质的商标,所有经营者可以在符合协会共同制定的产品质量或服务标准,且保证商品品质的条件下免费使用。

所以大家不要再说什么这个商标注册有什么什么问题,我也要去注册一个烩面、拉面、热干面,这些都是通用名称,谁都不可能通过申请。也不要说注册什么北京、上海、重庆甚至中国、地球,法律再有不足,也不至于傻到那种程度!

2.商标侵权判断问题

协会能否起诉确认商户侵犯商标权,拆掉或更换店铺名?这涉及到商标侵权的判断。是否构成商标侵权,一方面要看涉嫌侵权人使用的商标标识是否与商标权人的商标相同或近似,还要看使用的商品或服务类别是否相同或类似,有时还要判断权利人商标的知名度,知名度越高,保护程度越高,保护范围越大。

综观该两事件,仅从商标法角度来看,逍遥镇胡辣汤协会要求商户拆除店铺名,只能依据其拥有的第43类上的商标,而不是新闻报道中所说的第29类上的商标。而潼关肉夹馍协会依据第30类上的商标主张商户拆除店铺名就有问题了,因为30类和43类属于不同类别,如果有人在生产的肉夹馍食品上显著标注“潼关肉夹馍”,可能构成对30类上“潼关肉夹馍”商标的侵权,但并不能阻止商户在店铺上使用“潼关肉夹馍”名称。当然,有一个例外,即协会能够提供证据证明且让法院确认“潼关肉夹馍”已构成驰名商标,可以跨类保护。

3.商标侵权抗辩问题

对于商户而言,从商标法上也有能够抗辩不侵权的理由。

首先,商户可以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以商标含有地名来抗辩,根据该条款,注册商标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或者含有的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如商户本身就是逍遥镇的,当然可以以逍遥镇的名义开胡辣汤店,因为这个非遗名小吃项目不属于某一个人或某一个家族。同理,潼关县的人当然可以以潼关县的名义开肉夹馍店。不过,该项抗辩只能由非遗所属地的人实施,有一定局限性

其次,商户还有“先用权抗辩”可以使用。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适当区别标识。因此,如果商户在商标申请前早已经使用与商标标识相同或近似的名称,可以继续使用,不过有个前提条件是,需要达到有一定影响的程度。

潼关肉夹馍集体商标疑成敛财工具(最新详情逐步分析曝光)

二、事件的解决路径:基于法律同时超越法律

上面对该事件的法律分析是为了大家能够明白内在逻辑和原由,但本人并不主张仅依据法律解决该事件,那是一条引向零和博弈的歧途。该事件的解决需要关注到非遗项目传承和合理开发利用问题,还要考虑商户经营的民生问题,当然也要考虑上述的法律问题。因此本人以为,在协会组织下共同经营非遗品牌,将非遗名小吃做好做强,形成品牌效应,才是多方共赢的可取之路

群体性非遗名小吃项目源远流长,分支众多,发展情况千差万别,各有特色,不能一概而论。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如果不加约束,谁都可以随便打上非遗名小吃的名号,任意利用,任由其野蛮生长,可能会导致产品服务质量的参差不齐良莠不齐的服务和质量很快会将一个品牌做烂做空,这不是对非遗名小吃的合理利用之道,最终损害的不仅是非遗名小吃发源地的协会、从业人员的利益,外部经营者同样无法获得最佳收益,最终无非求得奄息之存,广大消费者利益也会受损,因为我们再也品尝不到真正历史传承下来的地道名小吃,相信很多人都遇到过“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名小吃体验之旅吧,你难道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因此,该类事件我们也不能一味从道德高度谴责非遗名小吃协会,而将同情心广播于有民生之艰的商户。换个角度想一下,商户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姓氏王记、李记作为胡辣汤店、肉夹馍店的招牌,为何非要打出逍遥镇、潼关的招牌呢?非遗虽然有群体性,但毕竟有其发源地、发展传承地,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一碗胡辣汤就说是逍遥镇的胡辣汤吧?这就涉及到非遗技术的学习掌握,因此非遗名小吃注册为商标进行保护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当我们喟叹一项项宝贵的传统文化资源凭空消失的时候,我们是否能联想到正是在这样一个个热点事件中,我们亲手用我们看似善意、同情的舆论导向阻止了本该向好的事情的发生。当然,这句话成立的前提是我们的非遗名小吃协会不是为了私利,而是拥有一颗公德之心,真正履行作为协会应该履行的职责,即,将广大从业者有序整合起来,统一产品质量和服务标准,共同创新,将非遗名小吃项目做好做强,实现多赢的局面。目前从媒体报道中看到的情况,似乎这两个协会也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只是我们无从辨别真假。

当然,即使这样,笔者也以为,直接向广大小商户发起诉讼,以这种最为严厉的手段实现这一目标也不是可取的方式。中国人讲先礼后兵,至少可以先发个通知函,讲明事情的原委、协会的目标和良苦用心,以及进行技术指导、共同发展壮大的愿景,如果这样商户还是不能配合,再发起诉讼也不迟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