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卖4套房创业负债1亿,无家可归”刷屏,前股东讲述公司发展“内幕”!最新回应:直播、赚钱退费

文章来源:互联网作者:小编发布时间:2022-03-20 11:18:51

Ready

“我,叫王荣辉。一个失败的创业者,一个负债累累的Loser,一个被人唾骂卷款跑路的骗子。实际上,我是倾尽所有,但仍旧在岗的老板。”

3月17日晚,王荣辉在微信公众号“王荣辉快乐育儿”以一篇《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的长文宣告了自己创业失败。

在这篇长文中,王荣辉细数自己的创业历程,为了创业,前后卖了4套房,倾尽所有,并表示自己仍旧在岗,不会跑路。很快,这篇文章迅速刷屏,王荣辉本人及其创立的广州纽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纽诺教育”)一夜之间引来大量关注。

此事登上百度热搜榜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但是,争议也接踵而至。当晚,王荣辉这篇长文被当成“通知”,一一转达到了多位学生家长手中。对于大部分家长来说,这份“通知”来得突然,也让他们彻夜难眠。他们的第一反应便是要求退款。多位家长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截至3月19日下午,他们自发组建的维权群,进群人数已经超过100人。让家长们最为不满的是,纽诺教育明知自身经营不善,却临近关园都还在招生。“她(王荣辉)可以写小作文博同情、赚流量,那家长的辛苦钱怎么办?”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采访到了两名王荣辉的前搭档。记者采访了解到,近几年来,纽诺教育的发展也深受股东纠纷的“拖累”。

截至目前,纽诺教育仍有部分园区正常运营,比如纽诺保育园天河北园区。

“创业12年,卖了4套房,如今负债1亿”

纽诺教育由王荣辉创办于2009年9月,总部位于广州。在创立纽诺教育之前,王荣辉在一家金融行业外企当过人力资源总监。

公开资料显示,纽诺教育是一家致力于为0~6岁儿童家庭提供线上线下专业、优质育儿服务及教育的机构,目前设有育儿托育园、在线课程、育儿职业培训及育儿上门服务等四大核心业务。

图片来源:王荣辉微信推文

王荣辉在发文中称,2009年她卖了第一套房开始创业,打造了一个口碑不错的早教机构;2011年,她卖了第二套房,壮志勃勃拓展第二家、第三家早教机构;2013年,她开办第一家托育园,学位一票难求,很快就开了第二家、第三家;2016年,她再卖一套房,用来拓展更多托育园,第五家、第六家、第七家……

图片来源:王荣辉微信推文

2017年,纽诺教育获得全球5家知名投资机构联合投资;2018年,纽诺在广州、佛山、深圳布局的连锁保育园超30家;2019年,王荣辉把公司做成了全国最大的托育直营连锁品牌,估值达5个多亿。当年,纽诺教育也成功完成了数千万B轮融资。2019年也是王荣辉“人生的高光时刻”。

图片来源:王荣辉微信推文

但是时间来到2020年,疫情暴发了。

王荣辉几十家直营的保育园关园停课了6个月,前后退费超过3000万,同时还有物业租金2000多万,老师工资社保2000多万,“公司再大,也经受不起疫情的反复冲击,很快我们就耗空了公司多年积攒下的现金流。为了保证公司正常经营,老师员工不流失,家长能及时退费,我不仅把全家的积蓄拿出来,还个人担保找银行贷款1000多万。”王荣辉回忆道。

“到最后,我不得不卖掉我自住的房子,继续投入。我就像一个疯狂的赌徒,掏空一切押注,只为最后一搏。我就这样,不认命,不屈服,在生死存亡线上挣扎了将近三年。”王荣辉称。

疫情持续两年多,王荣辉表示:“我‘赌完了’全部家产,负债累累,祸不单行。”

但最后的结果是,园区被锁门、停水停电。

图片来源:王荣辉微信推文

尽管承认了失败,但王荣辉还是在文章最后强调,“我不会跑路,不会躲避。只要我活着,我就会承担起一切我该承担的责任,努力偿还一切我该偿还的债务。只要我活着。”

“王荣辉快乐育儿”公众号文章推送后,马上引来大量关注,很快便刷屏朋友圈,阅读量直达10万+。不少人留言鼓励王荣辉,“含泪看完,真心不容易”。相比之下,“王荣辉快乐育儿”微博底下的评论却是清一色的质疑和家长要求退学费。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多方证实,3月19日起,纽诺保育园华景园、金峰园、洛溪园、祈福园4个园区明确关园,暂时停课。另外,天河北园、珠江新城园、客村园等几个园区仍在开园,用来接收其他园区的孩子。不过,受资金链断裂影响,仍在开园的园区午餐已经断供,配餐公司停止供餐,上课的孩子只能自备午餐。

家长忙着组群维权:心寒,我们的辛苦钱怎么办?

对于大部分家长来说,停课关园的消息来得突然。

“本来是告诉我们华景园区因线路、消防管道故障需要维修一周而停课的,突然说什么资金运营不行,暂时停课。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想找班主任问问,结果电话被拉黑了,班主任也不在班群里了。上网一搜,不少家长在说纽诺闭园不退费的问题,我就猜真的要‘凉凉’了。”3月19日,一名家长刘燕(化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刘燕告诉记者,她的二宝是去年11月入托的,买了4个月的课。“课程还没上完,2月底就让我续课。我想着孩子读得挺好的,3月7日刚续了三个月的课,11400元。”

“王荣辉发了那个文章,多少家长彻夜难眠。一方面是钱没了,第二方面是孩子何去何从啊!真的好心累。”刘燕愤然表示,“说实话,创业艰难我们理解,但是你明知道公司经营不下去的情况下,还大量招生‘敛财’,然后突然宣布关门,至今没给我们这些家长一个说法,那就是有预谋的。”

纽诺教育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3月份刚买课就收到停课通知的,还包括家长李虹(化名)。她告诉记者,她是3月5日刚交的钱,花21800元买了6个月的课程,准备4月份开始上课。“孩子今年九月刚好上幼儿园,本来打算去过渡一下,小朋友到时候去幼儿园也容易适应一些。现在一天课都没上就出了问题,退款也没人管,登记了都没有后续。资金周转困难还招生,这样才让我觉得心寒,感觉被人骗了。”

通过家长的陈述可以发现,直到3月初,纽诺教育仍在不断招生。除了刘燕、李虹,还有一位家长告诉记者,她今年1月初就接到园长通知,纽诺保育园广州凤凰城园无法继续经营。然而她去年12月份刚花了15000元续了5个月的课程。园长承诺年后退款,年后却又“变卦”为分期退款,但无具体分期退款的日期。“我拒绝签字,要求一次性退款,他们说没钱,退不了。再后面我试过去他们总部,但已经搬空了。收完钱没几天就说关园,到现在退款遥遥无期,这难道不是故意欺诈消费者吗?我去王荣辉直播间留言要求退款还被拉黑了。”这位家长说。

还有家长告诉记者,2021年9月,她在广州中海金沙湾园区报了课,仅上了4天课就被通知园区消防不合格要闭园,建议孩子转到佛山沙田园区。她无奈之下答应,但在沙田园区也只上了一周的课,园区就以相同的理由闭园。承诺的分期退款只付了3期,还剩2500元一直没有支付。

家长们告诉记者,纽诺保育园在关园之后确实有让孩子转至其他尚在营业的园区,但不少家长表示无法接受。一方面,其他园区离家远,另一方面,他们也担心这是纽诺教育在拖延时间。

“他们让我转到珠江新城或猎德,可是我在金沙洲,肯定没办法接受。”一名家长表示。“不转,那是套路,他们就是不想退钱,拖延时间。而且去天河北园区,我们也不方便。”刘燕也告诉记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注意到,为了表示“不跑路,努力解决问题”的诚意,王荣辉也为家长们提供了意向登记渠道,表示收集家长的解决方案意向后,将会尽快与家长联系。

前股东亲述:股权纠纷“埋雷”

“疫情确实是突如其来的打击,但就算没有疫情,纽诺教育迟早要出问题。”作为纽诺教育的早期投资人之一,在王荣辉“卖了4套房,如今负债1亿”刷屏之后,张军(化名)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朋友们的询问。

张军告诉记者,他认为纽诺教育“迟早要出问题”。一方面是因为他看到公司长年都有与股东、员工的司法纠纷,另一方面,张军觉得纽诺教育扩张速度太快。

“我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对王荣辉个人做什么评价。只从事实看,她能做到这么大,肯定有她厉害的地方,但公司前期的合伙人都走了,这些年她跟股东打官司,跟园长和员工打官司,肯定也是有问题的。说到底是利益分配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共了苦’但不能‘共甘’,我也跟她打了两三年官司,虽然赢了一些,但投入的时间精力也不少,不但投资和收益都没有拿回来,还要再贴律师费。现在只能说是自己投资失败了,看人眼光不行。”张军说。

启信宝显示,纽诺教育长年处于司法纠纷中,立案信息30条、司法案件34件、开庭公告46条。其中,2018年1月,杜荣荣与公司产生股权转让纠纷;2018年6月,徐诗敏与公司陷入股东知情权纠纷。记者注意到,杜荣荣与徐诗敏均为纽诺教育的历史股东,而两人与公司的纠纷一直持续到2021年。

IT桔子显示,纽诺教育至今共获得三轮融资,2017年3月完成近千万元pre-A轮融资,2018年4月完成6500万元A轮融资,2019年4月,又宣布完成数千万元B轮融资。

纽诺教育园区内部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接连获得融资的情况下,纽诺教育的扩张速度也在加快。作为早期股东加入纽诺教育的孙怡(化名)向记者介绍,2016年初,纽诺教育线下只有2家机构,2017年发展到10家左右,2018年纽诺教育在广州、佛山、深圳的保育园数量猛增至30多家。

孙怡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园区平均4间教室,一间教室需3个老师,加上园长、行政、市场地推人员,一个园区大致需要20名员工,30个园区就需要600~800名员工(考虑到员工流动需补充人员)。此外,园区老师的培养周期至少3个月……

孙怡表示,园区数量猛增,老师及员工也需要跟上,但公司当时的招聘团队和培养体系还远不成熟,连人事经理和财务经理都经常变动,人员并不稳定。

“当时,一个月要去两三家新店剪彩。”由于开店速度快,孙怡对此印象深刻。资本进来后,公司出于各种压力加快开店,扩大规模,提高营收,公司发展似乎乱了脚步。

“如果没有这么多斗争和官司,纽诺教育肯定能发展得越来越好,但现在,就算没有疫情,也迟早会出问题。”孙怡的看法和张军一致,“大部分原始股东都离开了纽诺教育,因为没有办法跟王荣辉共事……”

鉴于上述两位前股东的表述仅为单方说法,记者也向王荣辉的企业微信号发去了采访问题,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3月19日,记者来到纽诺教育天河北园区,本应该是其工作日的周六,却没有孩子在上课。在教室内,记者只见到了两名老师,一位园区负责人表示:“前两天(3月17日)文章刚发出来的时候,公司本来是已经决定关闭全部园区,但文章发出后,很多家长希望园区能继续开下去,现在老板也说有了资金进来,她说自己不会跑路,家长的钱也会慢慢退,应该还能继续开下去的,我们在等通知……”

该园区负责人表示,自己的薪资已经有2个半月缓发,普通老师的薪资也有1个半月没发。其称,3月19日又接到通知,会保留几个园区,关闭一些园区,天河北园区会开门营业,接收一些附近园区的孩子。

最新动态:王荣辉

直播带货、赚钱退费

注意到,王荣辉目前抖音粉丝有60余万,仍在保持更新中。

3月18日下午,王荣辉再发布新文《一个负债一亿的人,来跟大家聊聊“财商教育”》表示,“没想到,我却收到了无数的鼓励和安慰。让我在至暗时刻,感受到人世间最大的温暖和善意。”

随后在文末表示,18日晚上8点将在直播间跟大家谈谈“孩子的财商教育”。

该篇文章发布后,王荣辉再次卷入争议漩涡。

此后,王荣辉在视频号开启了直播,内容是教授财商课,直播观看人次超过10万。

图为王荣辉18日晚直播截图及其所带货的课程

直播中,王荣辉称很感谢那些在文章评论区鼓励她给她建议的人,并表示会未来会努力开直播教课来退费、偿还债务等。在直播间里,王荣辉的背景,是一个个奖杯的上方贴了一张“赚钱退费”的纸条,直播间里提供有多种课程,收费从50到399元不等。

在直播中,对于一些外界的说法,王荣辉表示,自己现在不管别的,只想好好直播做内容,然后卖课退费还债。

记者|舒冬妮 陈鹏丽

编辑|程鹏 董兴生 盖源源 杜波

校对|卢祥勇

封面图片来源:截图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阅读更多精彩财经新闻,

请关注“每经头条”(nbdtoutiao),

今天晚些时候继续为你呈现。

End
复制本文链接 资讯文章为本游戏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热门游戏 MORE+
相关资讯 MORE+
最新录入
热门资讯
新软新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