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等残废图片(二等残废什么待遇)

文章来源:互联网作者:小编发布时间:2022-03-24 12:18:53

Ready

二等残废图片(二等残废什么待遇)

孙犁先生有篇散文《我的珍贵“二等”》,文中提到天津人将用自行车后衣架载客称为“二等”,老天津人对于这个称呼都是知道的。我小时候就常听人说起。记得我父亲就说过,他小时候从市区去南郊姥姥家,下车之后即换乘“二等”。而我小时候,每年过年去舅爷家或北郊姥姥家,也是亲戚们骑车来接,坐的也仍然是“二等”。自行车曾是重要的出行工具,也是运输工具,那个后衣架通过绳子的捆绑,可以装很多东西,但只有人坐在上面才称为 “二等”。其实“二等”很像后来出现的“摩的”——区别一个是人力车,一个是机动车。“摩的”的称谓好理解,即为“摩托的士”,而“二等”却令人费解,就连孙犁先生也不知其意,却也赞叹它的造词之妙。

那么为何称作“二等”?大概因为坐在后衣架上的人低人一等,也后人一等,故是为“二等”。我也不得不赞叹这造词之妙。但是“二等”在天津还有另外一个意思,就是“二等残废”的简称。这个称谓,又是专指身高不足一米七〇的男人,因为这样的男人,半截身高,如同二等残废,故名。

我的高中时代,有个高我一年级的男生,常爱挥舞一个铁链子,呼朋引伴。他的身高是一米六〇,但不乏英雄气概。毕业之后,我们那个年级身高最高的名叫张侠的女生,成为他的女友。我还记得他后来的嚣张模样,他带着张侠向别人介绍,即说:“介我们对象!”“象”字还要拉长了声音。此处多说一句,天津人说“这”发“介”的音,而“我”通常要说成“我们”——只有男人在说起配偶的时候才会这样,“我们对象”就是“我对象”,“我们媳妇”就是“我媳妇”。当然,肯定不会有“我们爸爸”或者“我们儿子”这样的称呼。他嚣张地介绍的时候,那个叫张侠的女生,则低头含羞带笑,深以为然。我很欣赏他的阳刚之气,也包括他追逐异性的本领。他的绰号就叫“二等”,当面这样喊他,他不但不生气,还挺高兴荣光。

然而后来,某次在操场上,一个名叫李基南的同学半带试探,也半带提醒地跟我说:“班长,你,也是‘二等’……”我那时才意识到,我虽常自以为是,但我不是脱离了社会的认知而存在的,规则面前,人人平等,那么我也不折不扣地是个“二等”。

高中毕业以后,我的初中同学扈树恩和我相遇,并在一起玩了一段时间。少年已成青年,面对未来,我们常会有些憧憬展望,对新的生活都有所期待。一天,他很真诚地对我说:“你这又矮又胖,将来,你恐怕找不到对象啊……”我不以为然,虽已感知他的真诚,但又觉庸俗不堪,觉得他说的话像是长辈才会说的话,觉得他对我前途的担忧大可不必,而我则拒绝面对很多现实。

不久,我入伍从军,因为我是“二等”,所以我通常都是排头兵,我站立、行进在队伍的最前头。为了成功,我确实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代价,只是我在青年时代并不承认这些而已。

End
复制本文链接 资讯文章为本游戏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热门游戏 MORE+
相关资讯 MORE+
最新录入
热门资讯
新软新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