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2022:双奥之城】冬奥特许经营商的“冰雪大冒险”

文章来源:互联网作者:小编发布时间:2022-02-17 11:02:39

Ready

本期话题:“冬奥风”吹热冰雪经济,“冰墩墩”等周边“一墩难求”。 供需预期“此消彼长”,“一墩难求”背后:是热情太高,还是准备不足?成为奥运特许经营商,有哪些标准?

本期嘉宾:

2022北京冬奥会特许商品经营商代表 陈绍枢

北京奥林匹克文化促进会副会长、中奥凯旋体育董事长 王奇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经济之声评论员、《远见》栏目制作人 王思远

三届奥运特许经营商的回忆:不一样的“北京速度”

王思远:欢迎两位嘉宾。北京奥林匹克文化促进会副会长、中奥凯旋体育董事长王奇,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开始,先后参与奥运转播、市场开发、运营等环节。

另一位是北京2022冬奥会特许商品经营商代表陈绍枢。陈总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始,连续参与三届奥运特许经营,也是里约奥运会唯一的中国特许经营商。

陈总,我印象中里约奥运会特许经营商的日子不好过。当时巴西接连遭遇金融危机、寨卡病毒疫情和总统弹劾风波,那届奥运会也变成一届半封闭的奥运会。所以,你的“里约之旅”,似乎并不顺利?

记得当时你在巴西开设分公司,里约领事馆总领事来祝贺。你说此前在韩国、日本、新加坡开厂注册最多10个工作日,里约所有事情搞定用了8个月?

陈绍枢:是,我当时作为外国人在巴西投资,注册很快,但里约的奥运特许商品几乎100%都是中国制造,(按里约相关法律)要求两年才能让我拿到进口许可证,这显然不可能。因为里约奥运会马上开始,此前根本没想到还有这个规定,一点办法没有。

王思远:北京冬奥会也因为疫情成了一届“闭环”冬奥。对比里约的经历,这次“北京速度”怎么样?

陈绍枢:当然不一样了,很顺利。虽然都是奥运会,但不同的国度、城市举办,体现出的整个城市的管理、文化、经济和市场购买力水平都是不一样的,和巴西那届完全不一样。

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式(来源:CFP)

供需预期“此消彼长”,“一墩难求”背后:是热情太高,还是准备不足?

王思远:王奇作为市场运营人士,这届冬奥前,特许经营情况是不是大家心里还是没底的,甚至不乐观?

王奇:疫情的全球影响已持续两年多,我们业内原来都判断特许产品这回不好卖。春节前,要买冰墩墩、雪融融都很丰富。但开幕式后,就“一墩难求”了。

王思远:本届冬奥会总计开发了5000多款特许产品,涵盖徽章、贵金属制品、服装、电子产品、冰雪产品、工艺品、首饰等。特许经营商共29家,特许零售商58家,陈总的企业主要是做陶瓷制品、贵金属和非贵金属制品。冰墩墩卖断货,是否出乎意料?是因为消费者对冬奥热情高,还是因为产能准备不足?

陈绍枢:算上冬奥、夏奥、青奥,我参加过十届奥运会,从没见过这种情况。奥运特许经营做IP衍生品开发,我们只能借势、不能造势。

2022冬奥申请时,我们还比较乐观,没想到疫情来了。按以往经验,我们没法“造势”去撬动市场。所以,冬奥会临近,大家的库存确实不多。

但这次冬奥会的开幕式让人意外——疫情下,规模缩小了、简洁了、低碳了,但精彩程度不亚于2008年奥运会,所以全世界都很赞叹,国人非常激动。我在鸟巢参加开幕式时,看到现场坐得非常满。

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式(来源:CFP)

“借势不造势”的特许经营商为何“很难挣钱”?

王思远:此消彼长。一方面冬奥会的不确定性让生产端犹豫;另一方面,北京冬奥会的“开门红”让人鼓舞,购买热情释放。所以,有了“一墩难求”的现象。翻看历史,奥运特许经营普遍赔钱。陈总,里约和东京奥运会,挣到钱了吗?

陈绍枢:没有。尤其里约奥运会亏了几亿元,是灾难性的。当时,离奥运会开幕只有7天,里约的警察罢工、海关罢工,大面积罢工。我去海关交涉说“奥运会要开始了”,对方说“这跟我们没关系,两年前圣保罗世界杯的商品还在仓库呢”。我后来给巴赫主席写了信,巴赫主席以国际奥委会的名义协调巴西临时总统办公室放行。但那也来不及了,导致我亏损严重。

后来有一次巴赫来北京时问我的财务状况,我说在巴西亏损很大,他说国际奥委会也亏了,北京冬奥会在自己家门口,希望你抓住机会。

王思远:奥运特许经营为什么普遍很难挣钱?今天我们始终没有介绍陈总企业的名称,因为奥委会规定特许经营商任何时候都不许用“奥运特许商”身份,与自己企业名称关联宣传,没法享受“直接红利”;其次,很难预测市场情绪。生产少了会脱销,供货失灵;加班加点生产完,可能这波热度过去了,会滞销赔钱。北京冬奥会是一场前途难料的“冰雪大冒险”吗?

王奇:正如陈总讲的,奥运特许商品的重要特征是“借势不造势”,一定是跟着奥运会大环境走。历史上也是这样,2008年北京奥运会也有“意外”——当时残奥会的开幕式很出色,一夜间残奥会吉祥物“福牛乐乐”一牛难求。这次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传递的精神、文化和创意,成功造势。而且,相比2008年,特许产品从线下,走到线上,对销量的拉动非常巨大。

陈绍枢:这点很关键。刚才说到几次奥运会特许经营是赚不了钱的,但国际奥委会就没把它当成市场开发的收入——而是强调特许商品广泛传播奥林匹克文化,让更多没有亲临奥林匹克现场的人,触摸到奥运特许商品,感受到奥林匹克正能量,这一次,目的全达到了,国际奥委会也非常高兴,非常激动。

成为奥运特许经营商:规则严格,“软门槛”更高

王思远:成为奥运特许经营商,并不是只看公司规模和实力,还会考量很多“软性”标准,要和奥运精神契合。成为奥运特许经营商,具体有哪些标准?

陈绍枢:国际奥委会、每届奥运会组委会的组织方人员,主要负责抓比赛。奥运特许经营商有“软性指标”,比如每个环节、每个企业,都会有国际检测机构监督,有点像ISO,不光考量产品质量,还有环保、企业员工权利保障,比如是否有童工、是否有生产安全保障、防止职业病等,定期出具检测报告。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们为了贴合人文、绿色、科技的奥运精神,把鸟巢建筑切下来的废钢,回收融化做成鸟巢模型纪念章。这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赞赏。

王思远:大家关心,奥运特许经营商“非奥运时期”都做什么?奥运特许经营本身不太挣钱,不许用“奥运特许”的牌子宣传企业名称,做这事有什么意义?

陈绍枢:奥林匹克毕竟是国际最有影响力的赛事平台。不是说因为奥运才有奥运特许企业。成为奥运特许企业意味着责任,哪怕是第三方的供应商,材料、材质、服务和员工等各环节出问题,作为特许经营商都要负全责。所以,在这样的要求下,企业的管理能力提升了,教会了我们整合资源。

王思远:高标准锻炼出高水平。有时做生意,不仅要看能赚多少钱,还得评估能让企业值多少钱。

陈绍枢:非常对。

市民选购冬奥会特许商品(来源:CFP)

新消费时代:奥运特许经营更需“弹性”和智慧

王思远:这次冬奥组委指定了官方电商平台和线下零售许可店,线上线下同时进行。大数据时代,特许经营商是否可以避免“蒙眼狂奔”带来的供货失灵或滞销亏损?通过对新技术、大数据的消化,企业的商业嗅觉是不是更敏锐了?

王奇:商业嗅觉,很多企业都有。但国际奥委会和北京冬奥组委有整套的标准、规矩,不是说线上平台流量多,就可以销售特许产品。奥运特许经营有完整的管理体系。

陈绍枢:实践中,商业智慧会不断提升。上次你采访我,在巴西科帕卡帕纳海滩,那个旗舰店是我和一个英国人合作经营的。最悲观时,我说亏这么多钱,怎么办?他说,我们能回家就不错了,还想着赚钱?那次让我意识到,特许经营的风险太大了。所以,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时,我对企业作了调整,要打磨很强的“弹性生产能力”。

这次“冰墩墩”脱销了,年前我没备太多库存。现在销售高潮来了,马上启动我的“弹性生产能力”,没有那么慌张了。刚才还提到了互联网销售,这是2008年没有的。前两天,我们在网络旗舰店1小时40分钟就卖了20万件商品,让人非常激动,2008年是不可能的,线下店一个礼拜天天排队也不可能。

王思远:正如你所说,特许经营无论盈亏,都可以让企业学习到更规范的流程、更前沿的标准和国际化视野,从而练好内功。当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无论大小,都具有这样的意识和行动,就会滴水成河、聚沙成塔。预祝每一家奥运特许经营企业,或参与到冬奥盛宴中的中国企业的这场“冰雪大冒险”成功。

End
复制本文链接 资讯文章为本游戏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热门游戏 MORE+
相关资讯 MORE+
最新录入
热门资讯
新软新品榜